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日志

 
 

旱 帆 苗见旭  

2014-08-15 17:1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年冬天的一个后半夜,天上没有月亮,星星冰针一样闪着寒光。我蜷缩在人力车上,一群群的星星在头顶上跟着车子跑, 路两旁的树木卫兵一样齐刷刷向后退。拉车人是我的父亲,他弓着腰,戴一顶“火车头”帽子,肩上搭一挂襻带,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贼一样一声不响。

车上装着瓷碗和碟子,是换粮食用的。那年月我们兄妹吃饭穿衣全靠父亲一人,不生一点巧门儿,日子是没法过的。瓷器这东西在我们瓷镇上不算什么,运到鄢陵、扶沟就不一样了,当地农民缺这东西,很乐意用粮食换。父亲春上跑过两趟,后来不知谁告到了大队,罚了款还挨了批,这半年再也没敢跑。时下冬闲,快过年了,父亲又一次冒了险。

星星渐渐稀少了,道路两旁村落里的公鸡接二连三地叫成了一片。起风了,刚开始风力尚小,后来吹得路旁的树梢子和高压线狼嚎般地叫,整个天空灰黄灰黄地混沌成一片。不时有雪粒打在脸上,针扎般生疼,隐隐地,前方出现了一道陡坡,车子开始慢下来,“小四,下来给爹推推车子,一推车子你就不冷了。”爹大声说。这坡真长,长得似乎伸进刚刚泛白的云彩眼儿里,新修整的路面被过往的车辆轧出许多辙子,坑洼不平。这个时候,渐渐密集的雪粒开始浸湿地表的浮土,刺骨的寒风顶着后背,像有人在推着你。忽然我的身子猛然前倾,差点栽倒,抬头时,发现爹双腿跌跪在地上,脊背痛苦地抽搐着。“爹……”我咬紧牙使出浑身的劲儿,用肩和头死死顶住车子,“快!拿碟子支住车轱辘!”我连忙腾出一只手从车上抓出一摞碟子。车轮支住了,父亲颤抖着双臂弓起腰来,这时雪粒已经变成了雪片,道路上开始泛白,父亲急得直搓手,下意识地去掏烟。“爹,我给你点火。”爹扯开系袄的绳子,我猴一般钻了进去,“噌”,火柴在爹的腋窝里腾起一朵火苗儿,爹低下头双手捧着点了烟。我乘机搔了一下爹,爹格格地笑了,“你小子别跟爹捣乱,得赶紧想个法子,不然摞在这半道儿咋弄哩!万一让纠察碰上可不得了。“我抬头看爹.他大口地吸着纸烟,瘦削的腮帮时鼓时陷,约摸过了一刻钟,爹忽然把我从怀中推出,麻利地从车上取下粗布单子,用绳子把它的两端绑在两根棍子上,然后过街横幅一样插到车上。风开始鼓满单子,这东西还真管用,接下来我们没费多大气力就翻过了陡坡,车子轻舟一般,欢快地奔驰开来。

在一家干店吃早饭的时候,我问爹:“你咋想出这个法子?”爹说:“天无绝人之路,人逼急了,法子就出来了。你没见过行船人用的帆吧?那就是生活逼出来的,不过.人家那叫‘水帆',咱叫‘旱帆',道理一样。”“旱帆!”多有趣的名字,我笑起来,爹也笑起来。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其间我所经历的事情也真不算少,但大都成了过眼云烟,这件小事却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毎毎遇到工作或生活中那些看似无法解决的矛盾和困难时,我总想起父亲,想起风雪中这叶“旱帆”,它鼓着风、沐着雪推着我们向前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