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日志

 
 

小说精选《禹贡九鼎》之八  

2012-09-26 15:1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晓鹏是袁新圈的女儿。

袁新圈的老婆不想总是这么做山大王,幻想有朝一日下山去做个普通的人,正正经经地过日子。更不愿让女儿当个睁眼瞎,将来找个婆家也是困难的。

神垕也有私塾,只因袁新圈在这里当土匪,名声不好,害怕连累女儿,就把女儿送到颍滨经舍里跟着李敏修读书,说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袁新圈也只有在想女儿的时候才乔装打扮,去学校看看。

袁晓鹏从小生活在武林人家,也跟着学些武功,平常从没有显露过,没有人知道她的底细。

袁晓鹏在学校里和周山好上了。这一日,李敏修找到周山,说要到神垕去,一来看看曹德全,二来也看看周进烧的钧瓷。周山就喊了袁晓鹏一路同行。

他们到神垕,李敏修先去钧发公司找曹德全。周山和袁晓鹏到了周家。周山得知老爹爹已经去北京后,有些失望。袁晓鹏也很喜欢钧瓷,想亲眼看看周家的钧瓷是何等样子,不想却不凑巧,有些扫兴。有心回家,又怕周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谎说要去神垕街上转转。

周山以为她对神垕不熟悉,要陪她一起去,她婉言谢绝,“你多天不回来,还是在家陪陪大妈吧,我一个人可以随便看看。”

周山知道她是个有情调的女孩子,就答应了她。她出了周家,穿过神垕街,转弯抹角就上了乾鸣山。

袁晓鹏一进山寨就看见了被捆绑的周进。袁晓鹏不饿本不想过去,可是不过去周进就要被杀,只好快步跑过去。

“住手!”

刽子手看是大小姐,只好放下大刀,说:“大小姐,这是大爷的命令。”

袁晓鹏呵斥道:“还不快松开,该死的东西们。”刽子手为难地说:“大小姐,这是大爷的命令,小的不敢违背啊。”

袁晓鹏喝道:“你们,好啊,我的话也不灵了不是?”

“大小姐,还是去求大爷吧,不要为难小的啊。”

“好好,你们等着。”袁晓鹏说罢,快步向山上跑去。

袁新圈想不到女儿会回来,高兴得一叠声地叫道:“哎哟我的宝贝女儿,你咋不提前说一声啊,想死老爹了。”

袁晓鹏的娘听说女儿回来了,也出来迎接,“我的儿,你咋回来了?”袁晓鹏顾不得和他们亲热,喘息说:“爹爹你咋又滥杀无辜?”

“——”袁新圈明白过来,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家不要管。”

“又杀谁啊?”夫人问。袁新圈答应过夫人,以后不再滥杀无辜,说:“他爹,你又杀谁啊?”袁新圈看事情隐瞒不住,说:“一个窑公。”

“窑公怎么了?得罪你了?”夫人问。

“嗨——”袁新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叹息道:“我收了别人的钱财。”

袁晓鹏说:“爹,你说过咱不杀人,不杀好人啊,将来咱还准备下山去!难道要当一辈子土匪?”

袁新圈不再说话。

“爹,你知道这人是谁?他是我同学的父亲。我们一起回来的,他还在家等我啊。”

“他爹,你说话啊!”夫人摇着他的肩膀说。

“嗨,都是张家啊——”

夫人看看女儿,看看袁新圈,说:“快把人放了吧!这个张家,咋能操这样的心啊。”

袁新圈想想,道:“我儿,我可以放了他,至于张家我也可以交待过去。只是,只是,如果周家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怎么办?”

袁晓鹏想只和周进见过一面,不一定认出来,求救地看着母亲。“我有一个办法。”夫人如此这般一说,说:“既能救了周师傅,又能不让我儿暴露,赢得周家的好感。”

山寨二当家的刘赖在一旁站。刘赖一幅野驴个子,瘦骨嶙峋,目露凶光,驴脸上长满了黑胡须,他到跟前说:“不,周老头必须得杀。如果放了他,他到官府去告状,官府还不找咱的事?”

袁新圈知道刘赖经常和张家来往,劫杀周家就是张家通过刘赖送的口信儿。袁新圈没有搭理他,斟酌再三,来到外面,对监斩的人挥挥手,众人忙都退下。袁新圈又挥挥手,有些懊恼的样子,众人不知原因,还站在远处不肯离开,看袁新圈生气了,才纷纷离开。袁新圈没有说话,也离开了。

袁新圈刚一离开,袁晓鹏过来,慌慌张张地解开绳子,说:“快,老人家,快走!”周进只道只有一死,哪里想到会有人来救自已,还是一个女孩子!看着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事情紧急也顾不得详细询问,在袁晓鹏的搀扶下,慌慌张张地下了山,向镇里走去。

回到周家,周山看父亲如此光景,忙问怎么了,周进将遇到土匪的事情说了。“要不是这闺女,我的老命都没有了。”

周山奇怪地问:“你不是去镇里玩去了,咋到乾鸣山上?”

袁晓鹏慌忙掩饰道:“我也不知道啊,走着走着就到了山上,就碰见大伯在那里捆着,要杀头的。”千好万好,人回来就好。老太太哭得成了泪人,大骂土匪袁新圈早晚要千刀万剐,把他的人头挂在神垕寨门上。

“那张家勾结土匪,我去官府告他去。”周山要出去。

周进喝道:“回来——不许去。”

“他张家身为朝廷命官,却勾结土匪祸害乡邻,这样的人还不该告?”

“我儿,那张家财大气粗,又有势力,那曹德全也要看他的脸色啊。”

“爹,那也不能就此罢休啊!”周山着急得直跺脚。

“我儿,你爹没有死已经算万幸了。那袁新圈还算有些人性,没有杀我,就算了吧。”

周山一个头磕在地上,声泪俱下,“爹,孩儿我忍不下这口恶气啊!”

袁晓鹏也害怕周山一旦去官府报案,官府必将出兵捉拿袁新圈。到那时,后果不堪设想,就劝周山,“大伯说的是啊。好汉报仇也不在这一时,万事要忍为上。”

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有人高喊:“知州大人到。”曹德全已经到了院子里,跟随的还有李敏修。

曹德全到屋里,看到如此光景,吃惊道:“这是为何?”

周进不想说,周山叫喊道:“知州大人要为小民做主啊!”便将老爹如何被抢劫,如何逃出一事说个明白。“那张家身为朝廷命官,却与土匪勾结,祸害百姓,罪在该杀。”

李敏修道:“事情重大,不可乱言。”

周山叩头道:“学生所言句句属实,还望老师,大人相信。”李敏修看向曹德全,曹德全不言语,半晌才说:“可有人证物证?”

周山道:“老爹爹就是人证!”

曹德全道:“一面之词,不足为凭。”

周山道:“曹大人还要什么样的证据才肯出兵?”

曹德全道:“乾鸣山本没有土匪。有土匪出现也就是最近的事情,据说这股土匪不是本地人,是外地人。他们是有来历的。”

周山说:“难道曹大人是害怕他们不成?”

周进吆喝道:“不可这样对曹大人说话!”

曹德全说:“无妨。本官并不惧怕那些草寇,但要荡平这些草寇除了证据外,还需要时日啊。”

周山说:“曹大人说的时日是什么意思?”

曹德全说:“天道除恶会有时!”

周山还是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