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日志

 
 

小说精选《禹贡九鼎》之五  

2012-09-26 15:1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颍河发源于嵩山,从禹州城北关蜿蜒而过,向东南逶迤而去。禹州人习惯上把它称为北关河。北关河北岸的崖头上凿有一洞,传说是汉代名士张良椎击秦始皇后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捕,躲藏在这里,这洞后来便叫张良洞。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是人们夏日乘凉的好去处,也不乏垂钓者。

京官曹德全来禹州任职后,把这里改造成为一所最初的学校,叫颍滨经舍,实际上就是一所学校。戊戌变法以后,参与变法的人物杀的杀,逃的逃,分崩离析。参与变法的另一个人物李敏修和曹德全是好朋友,不远千里来到禹州投靠曹德全,曹德全便让他在这里教书。

周进的儿子周山就在颍滨经舍读书。

神垕距禹州四十多里,且多是山路,崎岖难走。平常日子,周山很少回家,也很少和家人团聚。这一日,周进突然想起儿子,要去城里看望儿子。老伴儿也有这个想法,为老头子准备了干粮带在身上。那时,天还没有亮,山区里也比较冷。老伴儿又给他拿了一件衣服,叮嘱他早去早回,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些关心的话,一直看着他上了大街才回家。

周进到禹州城时已经是下午,肚子里早已咕咕直叫,顾不得吃饭,急忙去找儿子。周山想不到老爹会来,很是高兴。父子两个在颍河边找块草地坐下。河面上船帆竞流,河北岸草木茂盛。周进问了些学习上的事情,周山一一回答了。周山问了老娘的身体,又问了些家里的事情。“你娘身体还好,让我给你捎来些衣服。”

周进把衣服拿出来,又拿出些吃食。周山真是个孩子家,抓抓这个,看看那个,一副贪吃的样子。

“我儿在外面读书,有一件事,为父想问问。”

“说吧,爹。”周山津津有味地吃着。

“爹最近烧出一件钧瓷作品,你知道出现什么吗?唉,爹烧钧瓷几十年都没出现如此奇特的窑变,还有那窑变出来的色彩,真个是让人喜欢。可以说咱神垕所有的窑公都没有出现过啊。”

看爹爹高兴的样子,周山也顾不得吃了,傻愣愣地看着爹,说:“爹,十年磨一剑,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周进说:“你娘说这是神的功劳,还去伯灵翁庙里烧香祷告。”

“什么啊,那是迷信。钧瓷出现鸡血红、玛瑙红、茄皮紫都是自然窑变的效果,哪里是神仙决定的啊。”

周进说:“这与做钧瓷时间长短无关系。有的人烧一辈子也不一定烧出一件珍品!钧瓷窑变无规律啊。”

周山点头说:“嗯,爹你说的是啊。我总想,如果能控制窑变该多好。”

周进摇摇头说:“孩子,你太天真了!窑变不是人能控制的啊!”

周山看着河水,想着爹爹的话,想起许多事情来。陶瓷是陶和瓷的统称。中国五大陶瓷,钧瓷、汝瓷、定瓷、官瓷、哥瓷。汝瓷、定瓷、官瓷、哥瓷都是瓷。何为瓷?瓷是石质的,易碎,光滑如玉,亮可照人。陶是土质的,比之瓷耐摔打,粗糙,不光滑。汝瓷、定瓷、官瓷、哥瓷单色釉,比如说汝瓷是纯青色釉。景德镇青花瓷的美丽除了体现在光滑上之外,它的花纹体现在画功上,它的图案是画上去的,比如画牡丹,画菊花,画山水等等不一而足。而钧瓷是陶和瓷的结合体,他的奇特体现在开片和窑变上。而窑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窑变也就成了钧瓷的本质之一,因此说如果谁能控制了窑变,钧瓷也就不成为钧瓷。

周进还沉浸在喜悦中,说:“孩子,你要知道,从宋朝以来钧瓷都是以天青月白为主色调。如果出现了鸡血红、玛瑙红、茄皮紫这些窑变,这件钧瓷可就是价值连城啊。”

周山也不再吃,看着父亲,他太知道父亲这话的涵义了。一件钧瓷上出现巴掌那么大的鸡血红,就能卖到上百金啊。可是这样的事情有几人能遇到?多少年来那些钧瓷艺人们谁不想遇到这样的事情?可是人们把出现这样的现象都归结为神的功劳,说是上天的慈悲和恩惠,真是太可笑了,可自己又无法说明白啊!

“爹,我也说不清,李先生是从京城来的,学识渊博,见多识广,咱去请教请教他吧。”

这时一个女孩子跑过来,喊着周山的名字。女孩子到跟前,看看周进,显得有些拘谨,但掩饰不住她的泼辣。周山忙介绍说:“这是我爹。”女孩子说:“大叔好,我是周山的同学叫袁晓鹏。”

周进回头看一眼儿子,周山笑道:“我和爹爹去见见李先生。”周山和爹前面走,袁晓鹏在后面跟着,一路上谁也没有再说话。到了校园里,袁晓鹏说:“你和大叔去吧,我去教室了。”说过后,向学校里走去。操场上有学生在活动。

李敏修住在一间简陋的瓦房里。外面却收拾得很干净,门口种了一丛梅花。现在还不是梅花开放的季节,便不能看到梅花。周山却吟哦道:“一夜清风雪满阶,枝头数点小梅开。暗香初透花心动,为有相知入梦来。”

周进不解儿子的意思,停着脚步。周山笑道:“是一首咏梅的诗,李先生经常吟诵。”

进到李敏修的屋里,李敏修正在看一本线状的《资治通鉴》。李敏修颌下一撮小胡子,清清瘦瘦的一个人。周山介绍了老爹之后,说:“我爹有一件事情想请教先生。”

李敏修合上书说:“但说无妨,只要是敏修能答复的,一定有问必答。”

周进说:“钧瓷窑变后为什么会出现鸡血红、胭脂红、玛瑙红和葡萄紫这些现象,想请教先生。”

李敏修轻轻捋一下胡须,沉默良久,说:“敏修是研究历史的,对钧瓷的窑变不懂。但我认为,钧瓷出现这样的窑变效果决非天意。至于为什么会出现鸡血红、玛瑙红、茄皮紫这些窑变,真乃无法回答。”

周进又想知道多一些,问:“先生是从京城来的,一定知道怎样才能让钧瓷出现这些现象,能否告知?”

李敏修朗然一笑,道:“不怕你见笑,敏修真不懂得钧瓷窑变的奥妙。真正懂得钧瓷的还要数曹知府。我也是读了他的《瓷说》才对钧瓷有了些认识啊。”

“先生,曹大人在《瓷说》里怎样解释这种现象?”周山忙问。

李敏修从书架上拿起一本《瓷说》随便翻翻,说:“里面也没有明确回答啊。”看李敏修也回到不了这个问题,周进就讲了一个故事。

宋朝时,阳翟(禹州)一带民间普遍烧造青釉瓷器,有一老妇领着几个儿子烧窑。一天开窑时,突然出现了几件带有红紫斑的彩釉瓷器,老妇喜出望外,想必是“窑神爷”显灵,忙唤全家老小到伯灵翁庙烧香磕头。但烧第二窑时,却又不见这种釉色了。老妇甚是纳闷,为啥“窑神爷”不显灵了?这时,她忽见作坊地下有不少铜屑,就问儿子谁撒的。儿子们都说不是自己撒的,只有一个过路的铜匠,前天在这里宿过一夜。老妇心想,莫非铜釉和这铜屑有关?于是就把铜屑配在釉里,果然又烧成比第一次更鲜艳更美丽的玫瑰紫釉。

周进问:“铜怎么能让钧瓷变红呢?”

李敏修合上书,说:“据我所知,土里也有很多成份啊,你不妨试试如何?”

周山忙道谢:“谢谢先生。”

“惭愧惭愧啊,虽然作为先生,我也解答不了,心里有愧啊!”李敏修好像是很随便地问:“周师傅又做出什么作品啊?”

周进便将自己为慈禧庆寿的事说了。李敏修把头摇来晃去,站起来激动地说:“大清国建立之日是何等威风?康熙爷削三藩,收台湾,征沙俄,平定准葛尔丹。可是自鸦片战争以来,列强入侵,国运衰微,国将不国,可这个老女人还在为自己的生日大摆宴席,真是作孽啊,作孽啊!悲哉悲哉!”

周进一介窑公,又身居神垕山区,对国家大事一向无从得知,也不必得知。他对李敏修的话也无法回答。

李敏修还在大发感慨:“康梁公车上书力求变法,以图国富民强,却落个死的死,逃的逃。看看我们的国家吧!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四分五裂,还有几寸土地上没有列强的蹄印?这个老女人却不知羞耻,不知死活,还在为她的寿辰庆贺,真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啊!”

周进说:“李先生,曹大人也在做钧瓷为老佛爷庆寿啊。”

周山对爹的话很不满意,责怪道:“爹,他那是为自己跑官买官的,你怎么能跟他学啊?”

李敏修说:“这件事我早已说过他,他不听。”李敏修很痛苦的样子,接着说:“或许他是对的。他是一方父母官,禹州的钧瓷自古以来都是朝廷贡品,绝无仅有。如果硬撑着不为慈禧庆寿,他的乌纱帽就要被去掉了,弄不好身家性命要受连累。”

看先生如此痛苦和无奈,周山忙拉了父亲要走,李敏修说:“你们窑公们也不容易,这是你们的生存之本啊。”

周进出来后,轻声说:“孩子,咱是为别人做的啊。”

周山没有接他的话,看看夜空,这天晚上月光不是十分明亮。“爹,这个老妖婆的末日为时不远了!”

周进慌忙说:“孩子,可不敢随便说啊,小心祸从口出!”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