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日志

 
 

小说精选 《禹贡九鼎》之一  

2012-08-23 10:0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朝末年。开封。 

刚刚进入农历六月,阳光便毒得很,到处都白花花地吓人,地面晒得要冒火,空气中浮动着浓浓的尘土,让人燥热,烦躁不安。男人们袒着胸赤着背在大街上走,或者在树下喘息。树木的枝条开始害病一样,无精打采地低垂着。店里吃饭的人一个个也被才来的暑气蒸腾着,上衣被汗水溻湿了,沾在脊背上,吃饭就如同吃火一样。

这年的夏天好像比往年来得早。

这里是开封龙庭后街的一家灌汤包子店。店面的门额也不是多么高大,里面也不是多么宽敞,也不过是一间房大一点的地方。然而却顾客盈门,济济一堂。你知道是为什么?人家在味道上下功夫,凡是在这里吃过一次的人,就惦记着这里,下次非得还来不可。

在众多的食客中只有两个人穿着比较整齐,这两个人都是靠里边坐,中间隔着一张桌子。年龄大些的是个农民模样,一张长满皱纹的脸,下巴上留着短短的胡须。穿一件短袖,埋着头吃包子,旁边一碗酸汤。还有一个年龄小些的,是一个粉面客人,有四十多岁,穿一件长衫,看上去文质彬彬,一副精通古今、学识渊博的样子。长的是一双卧蚕眉,眉眼闪烁之处光芒四射。吃起包子来也不像别人那样狼吞虎咽,而是小口吃着,品尝着,不紧不慢,偶尔向四周看看,好像在找什么人,又似乎啥都不是,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年龄大些的是河南禹州神垕周家钧窑的窑主周进。

开封古今斋是一家很有名气的陶瓷收藏店铺。周进烧制出一件钧瓷虎头瓶,拿来让古今斋老板看。老板一眼相中,以一百块大洋的价格收购。出师大吉,周进高兴得眉开眼笑,和古今斋老板说上几句客气话,就向外走。走出古今斋后看看天,已经中午,肚子里也咕咕叫了。有钱了,心里也高兴,就进到这家灌汤包子店里。

周进吃罢包子又喝了紫菜酸汤,长长地打个饱嗝,一股回肠荡气的感觉,这才想到拿自己的包裹。包裹就在身边的一个凳子上,可是一刻也不敢大意啊!卖虎头瓶所得的全部银子都在里面,即使是刚才吃饭时眼睛也是盯着包裹,以至于差点把包子放进鼻子里。

周进的手摸了个空,心下一惊,看凳子上,哪里还有包裹?他以为是看错了,睁大眼睛仔细看,凳子上仍然是空空如也。“我的包裹!”他大声吆喝。
“我的包裹!”他又大声叫道。

正在吃饭的人们都抬起头朝这里看。

“我的包裹!”周进第三声叫喊时已经是哭出声了,店里人都放下筷子,惊讶地看向这里。

店主也过来询问,周进说:“我的包裹丢了。”

店主有点不高兴,说:“你到底拿包裹没有啊?我们店里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能坏了小店的名声啊!”周进说:“我包裹里放着刚才卖东西的银子,怎么能随便说啊?”

有人就问:“卖什么东西啊?”

“哎!你是哪里人啊,听口音不是这里的。”

周进说:“我是禹州神垕的窑公,刚才卖了一个钧瓷虎头瓶,钱都在里面,这可咋办啊?”

店主打量他一番,有些似曾相识的样子。但店主不愿意承认东西是在自己店里丢失的,仍然坚持说:“你这人,说话可得有凭据啊!”

周进说:“古今斋的老板可以作证。不信可以去问问。”有人就“嗤嗤”地笑,古今斋的老板能证明你是在这里丢东西了?那个穿长衫的粉面客人放下筷子,起身说:“客官是否可以借一步说话?”

周进打量这人,手里拿一把折扇,扇子展开了,上面是一幅山水画。远山近水,花草树木勾勒得清清楚楚,惟妙惟肖。颇有几份书生味道,又像是商人模样。看上去是一个男人装束,风流倜傥。再看那脸面却不是男人的脸,有些粉面桃腮的样子,又是一对卧蚕眉,俊俏模样隐然可见。说话的声音也不似男人粗声大气,有些柔柔的女人味道。

“世上男相女腔的人也是有的。”周进寻思道。

粉面客人气度极是不凡,落落大方,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要老板找一个房间,说:“不必惊慌,我自有话说。”老板领二人到一个房间里坐定,粉面客人说:“你也不必叫喊,窃贼已经远去了,请问您尊姓大名。”

店老板生气道:“你这客官,既然见有人行窃不吆喝,让窃贼白白跑掉,岂不是有意坏我店的名声?”

粉面客人微微一笑,有些戏耍的样子,说:“他脸上又没有写字画押,我怎么知道他是窃贼啊?”

店主说:“你知情不报,也得负责,赔偿人家损失吧!”“这个不需你来讲。”粉面客人仍然是面带笑容,不慌不忙地从长衫下拿出两锭银子“咣当”一声丢桌子上,说:“随便拿便是了。”

店老板不相信地看看粉面客人。粉面客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说:“不够的话说一声。”

周进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慌忙说:“你又没有偷我的钱,我为啥拿你的钱,使不得使不得。”粉面客人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冷笑,说:“你这老汉好没情趣,别人给你银子哪有不要的道理?难道你和银子有仇不成?”

周进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粉面客人有些看不起周进,不想和他再费口舌,扭头对店老板说:“我们俩人的饭钱一共多少?你拿吧!”

老板叫道:“我的爷,真是碰见财神爷了,小老儿只拿够自己的,多一分一厘都不敢摸啊!”店老板拿够了自己的,却站着不走。粉面客人用扇子在他肩上拍拍说:“你可以走了,嗯!”店老板愣怔一下,知道是碰上财神爷了,高兴得眉开眼笑,颠颠地出去了。粉面客人掩上门,说:“你真的是神垕的窑公?姓甚名谁?”

“本人姓周名进,祖居神垕。我家世代烧制钧瓷,至元七年,我祖上曾经为皇上烧制过九龙枕。”

“好了好了!”粉面客人很有些戏耍人的味道,“你祖上烧制钧瓷,是你吗?”这话噎住了周进,怔怔地张口无言。粉面客人继续戏耍道:“祖先当皇上你也是皇上?祖先是元帅你也是元帅?祖先的光荣不等于你的光荣。现在是大清国,我就问你本人。”

这话让人难堪。好在这人一直是微笑着说话,让周进还有些面子。周进脸孔红红说:“我真的是神垕的窑公,名叫周进。不信?可以和我一起去神垕。”
“我一定会去,但现在不去。我是出来游玩的,刚到开封就遇到了这档子事。游了开封,还要去少林寺呢!”将扇子开了又合上,合上又展开,扇子上的图案也不断地欢呼跳跃,流光溢彩。粉面客人极其悠闲地说:“我想请你帮个忙。”说了这话却不说后面的,笑看着周进。周进对这人便讨厌起来,有话快说,怎么吞吞吐吐的?

“你我素昧平生,我能帮什么忙?”

“给我烧一件钧瓷。”

周进觉得这人太有意思了,如果说下地干活,上山挖石头的话,自己或许不行。要说做钧瓷,这还用说吗?钧瓷出自神垕,自己又是神垕的窑公。钧瓷二百七十件,官瓷,民瓷,神瓷哪一样自己不会做。周进自豪地说:“不知道您要什么钧瓷?”

粉面客人用指头蘸了水,周进发现那是一双芊芊玉指,保养极好的样子。不是男人的手指,也不是一般下力人的手。但见他在桌子上写下一个字“鼎”。周进不由地皱起眉头,吃惊地看粉面客人,粉面客人很有些挑衅的意味,一本正经地说:“会做吗?”

周进不服气地说:“二百七十件钧瓷,只要是能叫得上名字的,神垕的窑公没有一件不能做,不能烧制的。”为什么单单要烧制“鼎”?周进要他说个明白。

那粉面客人很是自信,又有点霸道地说:“不必知道详细,只管做来就是。”说完“当”地一声将两锭金子放在周进面前。“这是预付的定金,做好之后还有重谢。”

黄金有价钧无价,这话说得不错。但人们定做钧瓷时往往预付的是银子,谁会预付金子啊!周进不由得多看了粉面客人一眼,想必是大有来头的人,说:“您还是把话说清楚吧!不然周某断然不能从命。”

那粉面客人盯着周进看了一会儿,附在他耳边嘀咕一阵。周进的脸色也渐渐地变得难看起来,有些惶惶然的样子。粉面客人说罢,将折扇打开,上面出现一个“鼎”的图形。不可推辞地说:“就照这个样子去做,不可更改,如何?”周进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鼎在钧瓷的三十六件官瓷中位置最为显要,它代表的是国家,权力。平常人家谁敢烧制?传说中也只是在明朝的时候作为贡品送进皇宫过。

传统的鼎都是四足方形的,上面没有任何装饰。这个鼎却是圆形的,上面设计的图形奇特,下面四周是三条龙,鼎的肚子上是三条龙,盖子四周三条龙,共九条龙。这还不算,盖子上方一只凤凰,做展翅飞翔状。这是个三足鼎。周进做钧瓷几十年,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

周进欲要询问清楚,粉面客人不容置疑很是霸道地说:“要做便做,不做算了,不必知道详细。”

周进想自己若不应下这个活儿,将来肯定有人要应下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神垕窑炉多的是,况且还有知州曹德全的钧发公司!周进抱拳道:“周某人应下了。”两个人将一切事情交涉完毕,粉面客人将手中折扇送与周进,粉面客人所要钧瓷的样式在上面,也是将来和粉面客人见面的凭证。

这时,进来一个小伙子,说:“大人,一切打听清楚,咱们可以——”粉面客人摆手制止了他,小伙子知趣地退到外面。粉面客人和周进拱手告别,迈开步子向大街上走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