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日志

 
 

原创:以石论道(一)  

2012-07-27 08:4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奇石,是自然界恩赐于人类的天然瑰宝,它是出人意料而又符合人类审美情趣的奇特古怪的石头。《论语》有曰:“山无石不威,路无石不坚,水无石不清,园无石不秀,庙无石不灵,斋无石不幽,居无石不雅”,可见赏石、藏石文化在我国由来以久。本文将“以石论道”分四个章节,把博大精深的中国赏石文化奉献给大家,真诚的祝愿广大藏石及石玩爱好者,“得石者福,玩石者乐,品石者寿,藏石者福禄寿”。

                                                                          通史的石头   清供的奇石

       奇石,又称观赏石、雅石、供石,在日本称之为水石,韩国称之为寿石。它是指不事雕琢而具有自然美的石头。奇石的鉴赏与收藏,作为一种高雅的休闲文化,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古代由于受多方因素的影响,它一直为文人雅士之专利,很难进入为果腹而四处奔波的寻常百姓家庭。至近、现代才逐步进入普通大众的生活,特别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文化层次的提高,奇石文化才空前的繁荣起来。
       赏石文化的源头在我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古人爱石、搜石、藏石、品石之风源源流长,至少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春秋战国时代。据《阔子》载:“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台之东,归而藏之,以为大宝,周客闻而观焉。”这种“燕石”“大宝”恐怕就是最早的有关奇石的记载了。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园圃(早期园林)的出现使赏石文化首先在造园实践中得到较大的发展。从秦、汉时代古籍、诗文所描述的情景便可得知,秦始皇建“阿房宫”和其它一些行宫,以及汉代“上林苑”中,以点缀而布的景石颇多。1986年4月,考古家在山东临朐发现北齐天保元年魏威烈将军长史崔芬的墓葬,墓中壁画多是描绘墓主人生前环境,其中多有奇峰怪石出现于庭院之中,其石瘦峭、鼓皱有致,并配以树木,表现了很高的造园、缀石技巧。可见,中国赏石文化早在公元二世纪中叶的东汉便开始在上层社会流行,到南朝时已达到相当水平了。
       公元六世纪后期的隋唐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继秦汉之后又一个社会经济文化比较繁荣昌盛的时期,也是中国赏石文化艺术昌盛时期。众多的文人墨客积极参与搜求、赏玩,除以形体较大而奇特者用于造园、点缀之外,又将“小而奇巧者”作为案头清供,复以诗记之,以文颂之。从而使天然奇石的欣赏更具有浓厚的人文色彩,这也是隋唐赏石文化的一大特色,开创了中国赏石文化的一个新时代。曾先后在唐文宗、武宗手下担任过宰相的牛僧儒可谓当时颇有影响的文人墨客和藏石大家,因牛氏对石“待之如宾友,亲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且藏石常具“三山五岳,百洞千整……尽缩其中;百仞一拳,坐而得之”的妙趣,所以诗人白居易在其著作《太湖石记》中记述好友牛僧儒时,称其为唐代第一藏石、赏石大家。
       到了宋代以后,因徽宗皇帝爱石,且藏石品相高,石种之多而成为全国最大的藏石家。皇帝的倡导,百官贵族、绅商士子纷纷效仿,搜求奇石以供赏玩一度成为了宋代国人的时尚,中国古代的赏石文化也进入了鼎盛时期。这一时期不仅出现了如米芾、苏轼等赏石大家,司马光、欧阳修、王安石、苏舜钦等文坛、政界名流都成了当时颇有影响的收藏、品评、欣赏奇石的积极参与者。其中宋代赏石文化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出现了许多赏石专著,如杜绍的《云林石谱》、范成大的《太湖石志》、渔阳公的《渔阳石谱》等。其中,仅《云林石谱》便记载石品116种之多,并详细介绍了石种的生产之地、采取之法;又据其形状、色泽而品评优劣,对后世影响最大。南宋时赵希鹄的《洞天清录集--怪石辨》载:“怪石小而起峰,多有岩岫耸秀、嵌之状,可登几案观玩。”足见当时以“怪石”作为文房清供之风已相当普遍了。
       以书画两绝而闻名于世的北宋米芾是11世纪中叶中国最有名的藏石、赏石大家。因爱石成癖,对石下拜而被国人称为“米癫”。据文献记载:“米尝守涟水,地接灵壁,蓄石甚富,一一加以美名,入室终日不出。”当时有位监察使叫杨杰,“知米好石废事,往正其癖”。当杨监察使正要教训米芾时,“米径前以手于左袖中取一石,其状嵌空玲珑,峰峦洞穴皆具,色极清润。米举石宛转翻复以示杨曰:'如此石安得不爱?'杨殊不顾,乃纳之左袖。又出一石,叠峰层峦,奇巧更胜,杨亦不顾,又纳之左袖。最后又出一石,尽天画神楼之巧;又顾杨曰:'如此石安得不爱?'杨忽曰:'非独公爱,我亦爱也!',说罢“即就米手攫得径登车去。”这个故事十分有趣,也从侧面反映了米芾家奇石多小巧玲珑、富于山水画意的天然特色,和当时上层社会爱石、藏石的浓厚风气。然尔,这位好石的“米癫”留给后人的最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创立了一套相石的理论,即长期为后世所沿用的“瘦、透、漏、皱”四字诀。
       进入明清两朝以后,中国的赏石文化也由元朝的低迷逐渐恢复,从而达到全盛时期,实现了实践与理论的全面成熟。如明著名造园大师计成的开山专著《园治》、王象晋的《群芳谱》、李渔的《闲情偶记》等相继问世。明朝文震亨在其专著《长物志》中记述:“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至今仍是“小中见大”的典范;尤其是万历年间林有麟图文并茂、长达四卷的《素园石谱》,更是明代赏石理论与实践高度而全面的概括,不仅介绍了他“目所到即图之”、且“小巧足供娱玩”的奇石112品,还进一步提出了“石尤近于禅”、“芜尔不言,一洗人间肉飞丝雨”的境界,从而把赏石意境从以自然景观缩影和直观形象美为主的高度,提升到了具有人生哲理、内涵更为丰富的哲学高度。这也是我国赏石理论的一次质的飞跃。
 清朝名著《石头记》的出现,从一定意义上说,是赏石文化在当时社会生活与造园实践中的生动反映。由于汉文化受清朝统治阶级的重视,在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赏石文化在这一时期的断档,反而把几经衰退、几经磨励的赏石文化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出现了如陈元龙的《格致镜原》、胡朴安的《奇石记》、梁九图的《谈石》、高兆的《观石录》、毛奇龄的《后现石录》等论石专著。
       由于受历史的原因,从鸦片战争以后,赏石文化被冷落了一个多世纪,直到20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以后才全面复苏。改革开放以后,文化层次的提高和外来文化的进入,逐渐影响着国人的审美观念,多元化的赏石观念全面来临。有着深厚历史积淀的赏石文化,从神话时代、石器时代到封建时代至今日绐终相伴于整个中华文明史,进入21世纪,兴旺之气日盛,中华民族正日益强盛,赏石正当时。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