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日志

 
 

谈谈炉钧  

2012-07-27 17:1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炉钧

在我国陶瓷发展史上,于清朝前期和后期出现了两种炉钧,一种于清朝雍正、乾隆年间出现在南方景德镇;另一种于清朝末年出现在北方钧瓷原产地——禹县神后镇。南方景德镇的炉钧是低温釉,北方禹州神后镇的炉钧属高温釉。
钧窑于元朝末年因兵燹而被毁,匠师或逃或亡,窑变钧艺基本失传。明清以后多有仿制者,广东佛山石湾窑烧造出“广均”和“泥均”,江苏宜兴烧造出“宜均”。

景德镇于雍正、乾隆年间烧造成功低温铅釉。烧造时,先以高温烧成涩胎,然后施底釉和面釉,再在烤花炉中烧制而成。炉钧有荤、素两种,素者不见金红,荤者有金红斑点。从传世实物看,雍正年款炉钧红蓝相间,釉面流淌大。史称炉钧釉“有红点”者为佳,因红斑似高梁穗状,有“高梁红”之称。这种现象是雍正时期炉钧釉的特征。乾隆年款的炉钧釉面流淌小,以蓝点为多见,道光时期炉钧釉面的流淌现象,不是烧成过程中自然形成的而是毛笔绘成呈色不自然。由于这种釉是在烤花的明炉或暗炉中烧制而成,故称“炉均”。

据考证,南宋迁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后,北方富商大贾及技艺工匠骈集临安,钧瓷技艺传播南方,江南地区仿钧之风日趋兴盛。如景德镇在元代瓷器中有“睢阳蒋制”的仿官器皿,说明北方精于制瓷的工匠已到达景德镇。广东佛山石湾窑的陶瓷工匠也多有从河南一带迁去的。江苏宜兴(丁蜀镇)展览馆内的《钧瓷简介》中,曾记有:“来历是金兵入侵,北宋南迁,河南神后老艺人南下传艺……”

上述史料说明北匠南迁,带去北方制瓷的精湛技艺与当地陶瓷工艺结合后,创烧出了新的产品。

禹州钧窑于清朝末年在著名的陶瓷集中产区——神后镇开始恢复,先后试制钧瓷者约有10余家,其中最著名并获得重要成就者当属卢家。当初,神后恢复钧窑的厂家(包括禹州知州曹广权创办的钧兴公司)均系沿用烧日用瓷的办法仿制钧瓷,所出产品均为单色。而卢氏父子家族的卢振太之子天福、天增、天恩及其孙辈广同、广东、广华、广文等刻苦钻研,认真吸取陶瓷界专家学者和古董商人的意见和建议,研制出釉方,改用风箱窑炉,采用“捂火”(即还原焰)并经过长时间的实践,才烧制出有古钧风貌之钧器。卢氏父子矢志不渝,薪火相传,历经四代而不辍,在古陶瓷界产生了很大影响,为钧窑恢复史写下了新的篇章。卢氏父子创烧的烧制方法,系采用小风箱炉(俗称鸡窝,一窑只烧一件或两件)。因为这种钧瓷品种创自卢家,又是用小风箱炉烧制,年深岁久,约定俗成,社会上就称这种钧瓷为“卢钧”或“炉钧”,并广为流传(现在禹州陶瓷界一般都称炉钧而不称卢钧了)。

如前所述,南方炉钧釉中除加色剂外,还加入了铅,在烤花炉内烧成,属低温釉,又系用氧化焰烧成,这种釉不分相。而禹州的炉钧釉内不加铅,烧成温度比南方高,系用“捂火”即还原焰烧成。两地炉钧的釉料配方和烧成工艺完全不同,因而,南方炉钧和禹州炉钧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品种。

南方景德镇的炉钧已载入《中国陶瓷史》,并在南方广为流传。而禹州神后镇的炉钧,虽未载入《中国陶瓷史》,但已成为一种知名的品种,在北方已流传百年,解放前就曾在上海、开封等地销售,至今,仍受收藏家的青睐。

炉钧已被陶瓷界公认是钧瓷恢复时期产生的一种新品种,它和宋、金、元时期的钧窑品种不论在釉料配制和烧成工艺方面都有很大的区别。在社会上,一般都认为炉钧应为卢家首创,但也有人认为炉钧不是卢家一家所烧,曾有多家烧制,提出一些质疑,存在着一些争议。根据神后已故钧瓷界一代宗师任坚(曾在原神后陶瓷职业学校师从钧瓷名师卢光华学习钧瓷技艺)在他的《钧瓷生涯五十年》(《禹州文史资料》1987年第三辑)一文中说:“‘小窑货’钧瓷即卢氏之绝技烧法,利用鼓风炉烧制钧瓷,此种烧法有还原焰存在,火候掌握适宜,有可能烧成一件或数件像样的钧红釉。但每窑只能烧成一件或数件往往残缺不全,炸裂底漏严重,不易批量生产。”任坚如此叙述,不但证明炉钧是卢家绝技,而且把炉钧的特点和致命的弱点都说得十分清楚。由此可知,卢钧乃卢氏绝技秘不外传。据传,卢家为了保守技术秘密,窑炉建在密闭的房屋里,出入需用爬梯翻越。传说卢光华虽被聘为陶瓷职业学校的技师,也只传授一般钧瓷技术,卢家绝技仍秘而不传,甚至曾被官府关了禁闭也闭口不谈。

卢家在神后还流传着“三天不添锅,烧成吃整桌”的说法。意思是烧不出好的钧瓷就断炊没饭吃,一旦烧出好的钧瓷就敬窑神并宴请购买钧瓷的宾客。可见炉钧烧成难度之大。

炉钧虽然烧成难度大,产量非常有限,但偶尔也能烧出好的产品,质地莹润,风格独特,有的还可与古钧相媲美,很受世人喜爱和珍视,甚至可充当宋钧卖得高价,故在解放前开封、上海等地古董店内曾悬挂“谨防卢瓷”的牌子。
回顾钧瓷恢复初期,因钧瓷已失传数百年,加之当时政局混乱,战争频繁,窑业屡遭摧残,既无文字资料参考,又无经验借鉴,只能在一张白纸上作文章。再加之神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运输全靠肩挑驴驮;烧窑全靠人力鼓风;掌握窑温,全靠眼力。其条件之艰苦,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就在这样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卢氏的男女老幼,为了恢复祖国的文化遗产而坚持不懈,殚精竭虑,不遗余力,辛辛苦苦奋斗了100多个春秋,为钧瓷的恢复和发展开创了新的局面,起到了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其发轫之功,实不可没。
正如任坚所述:“卢氏利用鼓风炉烧制钧瓷,此种烧法有还原焰存在。”这在钧窑恢复历史上是一个关键性的新的突破。因钧瓷的窑变成色,除釉料配制外,在烧制过程中“还原”技术是关键的关键。钧窑恢复之所以“数十年徘徊不前”,主要原因就是匠师们没有掌握好烧“还原焰”的技巧。如在清朝末年热心于钧瓷业的禹州知州曹广权斥巨资,选来全县钧瓷名匠,开办有史以来第一个较正规的钧瓷厂——钧兴公司,并在政局非常混乱、社会动荡不安的情况下,坚持开办了十余年,然而窑变艺术终未突破。对此,曹广权亦有一段文字记述,他说:“近三百多年来,神后瓷业仅有黄、白、粗碗,而钧瓷的奥秘仍无人知晓,召来诸匠选试,仅得天青一色,然多赘坠,又几经试验,漂选钵研成色不到半相率。”据考证,当时钧兴公司是由汪瑞甫主管,据说汪乃清朝举人,也可证明当时官府对钧瓷恢复的重视,但钧窑奥秘仍不得而知。

1955年,全国陶瓷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通知神后主要陶瓷厂派代表参加,在中央领导和古陶瓷专家的关怀下,神后国营瓷厂、公私合营豫西瓷厂、神后陶瓷一社先后开始恢复钧瓷生产,艺人们纷纷献出绝技,卢氏也把保密数十年的秘方贡献出来。

1958年,中央直接投资正式建立国营钧瓷厂,省政府非常重视,组织全省优秀匠师攻克钧瓷窑变难关,并派高级工程师李志伊,轻工业厅的工业专业干部姬承文及钧瓷厂技术厂长任坚和卢氏名师卢广东、卢正兴5位精英组成攻关小组,在炉钧工艺的基础上夜以继日、风餐露宿,共烧221窑次(包括炉钧窑和倒焰窑),终于突破了自清末以来数十年窑变艺术徘徊不前的技术难关,烧出了朱砂红、茄皮紫、鱼肚白等诸多的窑变钧瓷釉,还解决了数十年来炸底、变形、起泡等老大难问题,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受到中央、省政府、许昌行署、禹县政府的表扬。至此,钧瓷窑变艺术枯木逢春、重放异彩,“十窑九不成”的历史已宣告结束,具有里程碑的重要意义。这次钧窑攻关烧出了一批炉钧精品,大部分是由拉坯状元王风喜拉坯成形的坛子瓶,已成为稀世珍宝。

这次钧瓷窑变艺术的突破,李志伊和任坚所掌握的陶瓷科技理论知识及丰富的实践经验起到了关键作用,从根本上解决了卢钧工艺数十年徘徊不前的难题,同时也不可否认卢氏父子数十年积累的丰富实践经验,没有卢广东和卢正兴等艺人的参与也不会在短时间内突破这一难关。

攻关组中卢正兴最年轻,因此,既繁重又劳累的具体工作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肩上。为了赶时间经常开热窑,卢正兴的眉毛、头发多次被烧焦,肉皮烧红,但他从不叫苦,人们都称他为“铁头”,他这种敢于赴汤蹈火的精神,在神后人人皆知,至今仍传为美谈。卢氏父子为钧窑恢复的献身精神气概可想见矣!

在当前钧瓷再次出现新的辉煌之时,炉钧更受世人青睐,而且价格不菲,故有不少烧制者。近年来,神后有的厂家采用倒焰窑试烧炉钧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炉钧技术也已成为钧瓷界长期追仿和深入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随着我国陶瓷界专家和钧瓷匠师坚持不懈地研究与探索,炉钧技术将会日臻完善,并将为世界物质和精神文明做出重要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