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半读钧

以交天下爱钧人

 
 
 
 
 
 

苏坟“夜雨” 苗见旭

2014-8-15 17:19:38 阅读236 评论2 152014/08 Aug15

十几年之后,当我重新回忆起那个夜晚,那个在三苏墓地度过的一个通宵,不禁感慨万千,当时我们几个文学少年怀着对苏轼的崇敬和对文学的虔诚,在蓊郁如烟的柏林里,在三苏坟静寂的荒冢前倾听苏坟的声声“夜雨”。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满天星辰被清爽的空气漂洗得清清亮亮。星光下,墓地上,古柏如烟似雾,沉静而安详,三苏坟就掩映在这如烟似雾的柏林里。

步入柏林,迎面看到丈高的汉白玉雕成的牌楼,只是上面的文字在星光里看不真切。正在这时,树丛里走出一位老者,身材瘦小,等老人介绍过自己,我们才弄清楚,原来这位老者就是寺院的道士,早听说郏县苏坟寺有一道士,精通易经,拜访者络绎不绝, 他却闭门谢客,

作者  | 2014-8-15 17:19:38 | 阅读(23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水 泥 苗见旭

2014-8-15 17:17:38 阅读112 评论0 152014/08 Aug15

第一次见到水泥时,还不知道“水泥”这个名字。

父亲从镇上回家,见人就问,你见过“洋灰”吗?众人一律现出艳羡,一律低了头注视父亲捧着的东西。这东西粉粉的、细细的,像钢磨磨的绿豆面。有人干脆捏一点放进嘴里,骨碌着眼睛咂摸,立刻“呸呸”吐掉。“我当成杂面了,你咋倒人呢?”“谁倒你了,这是石头面儿,不是粮食面儿。”父亲得意并戏谑道。

其实,它比粮食面主贵多了,父亲一路敬仰地捧着,一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找箩。

我家院子西北角有一棵大槐树,平日里,全家都在下面吃饭,一天,母亲说,多时垒一平展台面,省得木桌搬来搬去的。母亲

作者  | 2014-8-15 17:17:38 | 阅读(1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弧形树 苗见旭

2014-8-15 17:15:15 阅读78 评论0 152014/08 Aug15

说不清什么原因,这段日子我常常想起故乡沙石坡上那棵弧形树来。

    那是一棵干蔗般粗细,弯得像弓的欹长树木。它从一棵合抱的大树根部长出,孱弱的身子被大树如伞的巨冠压得变成了一张弓。脸盆大小的树冠上稀疏地缀生着有限的几片黄叶子,狗尾草般在风中摇曳着,它的样子使我想起母亲用石头压着的瘦长的黄豆芽。第一次见到它是一个暮秋的黄昏,在夕阳的照射下,那棵大树的树干伟岸、粗壮,树冠金灿灿的,火焰一般,看上去像一位有着黄色发丝的彪悍勇士,而那棵孤形树则显然是他肩上随意挎着的一张弯弓。如果单单是一张弓就好了,可它偏偏是有生命的树,这样一想它就显得孤单起来,我的心情也随之黯然了许多,我再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它长在了那样的地方;是大

作者  | 2014-8-15 17:15:15 | 阅读(7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旱 帆 苗见旭

2014-8-15 17:13:26 阅读128 评论0 152014/08 Aug15

1975年冬天的一个后半夜,天上没有月亮,星星冰针一样闪着寒光。我蜷缩在人力车上,一群群的星星在头顶上跟着车子跑, 路两旁的树木卫兵一样齐刷刷向后退。拉车人是我的父亲,他弓着腰,戴一顶“火车头”帽子,肩上搭一挂襻带,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贼一样一声不响。

车上装着瓷碗和碟子,是换粮食用的。那年月我们兄妹吃饭穿衣全靠父亲一人,不生一点巧门儿,日子是没法过的。瓷器这东西在我们瓷镇上不算什么,运到鄢陵、扶沟就不一样了,当地农民缺这东西,很乐意用粮食换。父亲春上跑过两趟,后来不知谁告到了大队,罚了款还挨了批,这半年再也没敢跑。时下冬闲,快过年了,父亲又一次冒了险。

星星渐渐稀少

作者  | 2014-8-15 17:13:26 | 阅读(1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酸汤面叶 苗见旭

2014-8-15 17:11:51 阅读110 评论0 152014/08 Aug15

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仲夏的事了。那时农村的日子还相当清苦,孩子们天天做着吃白面的梦,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每每晚饭的时候,总奢望忽然有一天能喝上一碗酸汤面叶儿。四叔比我长三岁,自然也嘴馋,看我着急的样子,总安慰我说:“你奶奶说了,咱后地的关爷庙可灵了,说不定哪一天就有好面吃了。”四叔每说这话,我胃里心里就不是味,自然也就越发生气。

稍稍能安慰我的,是晚饭时挤在村人中间听那“哧溜”、“哧溜”的声音。这是十几户社员聚在村口大槐树下一边乘凉一边端着大海碗吃饭的声音,这声音来自每个人的碗里、嘴里。这声音穿透力极强,在渐浓渐深的夜色里,在槐叶缝隙漏下的星光里,流萤般蹿来蹿去,它不时蹿入你的耳孔,在那里生出许多痒虫、馋虫来。听久了这声音,你就能真切地分辨出谁碗里的

作者  | 2014-8-15 17:11:51 | 阅读(1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河南省 许昌市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